功能科申向辉主任援助西藏肝包虫病筛查日志(二)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10 23:19

这几天下到村子里,手机信号无法保证,水要开车到几公里外拉,电也无法保证,工作时用柴油发电机发电,今天刚回到县城,才能发微信,放出这几天的工作总结。

援藏肝包虫病筛查第十天 2017年8月23日 20:58

早晨吃早餐的时候碰到了改则县县长和卫计委的主任,说今天要下到村里。回到住处赶快收拾东西,幸亏东西没敢往外摆,很快就收拾好,坐等。一点赶快到门口随便吃了点,回住处接着等。终于四点的时候,派来送我们的车到了,装车,出发,据说还有200多公里要跑。车子向东绕过改则县城,又向南开出没多久,就开始绕着盘旋的车道上山了。第一次离这么近看西藏的山,没有树,山坡上都是成片的草,间或有黄色土漏出来。车子爬上一个山头,继续平驶,路两旁都是土山,草地,蓝天,白云,闭上眼睛休息会,再睁开眼睛看窗外,就像是车子没有动一样。上山我们盘旋而上,下山再次盘旋,时而在山谷穿行,或又悬挂在山坡上看风景。快到麻米湖的时候,我们从柏油路开下,拐到了土路上。和司机闲聊,说起我们要去的地方,风景不错,晚上温度低,手机信号很不好。终于到达这次的目的地改则县麻米乡吓夏村,在这碰到我们的藏族伙伴,他们也是刚从另一个村子转移到吓夏村的。他们十几个藏族年轻男女组成的下乡健康体检队,年龄最大的82年的,配备着两台皮卡、一台依维柯,已经跑了四个村了。这个村子没手机信号,电是靠天,太阳能,估计这几天日记要推迟了,人也要失联了。卸下行李,我们被安置在条件最好的村医务室,避免了打地铺。晚上由随队的藏族小姑娘厨师给我们做的藏式面片汤,很好吃,我整了一大盆。晚饭后他们跳起了锅庄舞,随着音乐人家不断变换舞步,配乐都是流行音乐,节奏感很强,但是边跳边转圈的形式没变,我和师同学坐在台阶上看,邀请我俩去跳,连忙摆手,真没这个细胞。夜晚天上的星星很清楚。

援藏肝包虫病筛查第十一天

在此特别鸣谢炳飞同学,给整来的这个睡袋非常保暖舒服。生平第一次睡睡袋,感觉还不错,早晨八点醒来,出了房间门,院子里静悄悄的,藏族队友们还在沉睡,金色的阳光已经洒满视野,站在队委会院门口,远处雪山矗立,三五成群的牛羊在悠闲的溜达,巨大的黑乌鸦在房顶院墙上呱呱的叫,三五只黑色的狗趴在草地里还在打着盹,偶尔会有牧民在忙活着什么。10点多,牧民渐渐聚集,先是给大家进行了健康宣传,告诉大家如何能在生活中避免包虫病的传染,注意卫生,勤洗手,喝热水,吃熟食。宣教完毕后开始筛查,从上午10点半一直到下午五点半,下午三点的时候简单吃点饭,就接着干活了。一共筛查了230多个人,老人、儿童、中青年,牧民还是保持传统多些,大部分人还是穿着传统服饰,懂汉语的只有少数,可能是野外放牧的原因,普遍显得年龄偏大,我们学了点检查用的上的藏语,大部分时候还是要队里的藏胞帮着翻译。今天筛查出来三个肝包虫病患者,都能明确诊断。明天在这个村再筛查一天,然后转战另一个村,每个村大概两天的时间,估计每个村都是这种情况,手机信号差,失联。

援藏肝包虫病筛查第十二天

早晨八点起床,天还蒙蒙亮,我和师同事到村子里转转,我们所在村委会周围房屋并不多,整个村子散落在整个山谷,我们周围大概只有二十户左右,大部分院子都锁着门,主人都外出放牧去了,只有个别房屋上方有袅袅炊烟升起。村子边上有一座小寺庙,感觉像是内地村子里的那种小庙,有小佛塔,石头堆,石头表面上画着一些抽象的图案,还有五颜六色经幡。下一秒阳光就突然出现在眼前,周围的一切都明亮了起来,寺庙沐浴在阳光下,显得庄严感十足,经幡在微风中飘摆,佛塔塔尖在阳光中闪着微光。吃过早饭,牧民都从放牧的地方赶过来了,渐渐聚集,11点开始工作。简单的藏语随着用的多,也越发的熟练了。今天发现了两个肝包虫病,记录要求留三张静态照片,一份动态视频,上报。下午四点半结束,马上收拾行李,转战下一个村,吴青村。在土路山路上开车走了2个小时,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吴青村。晚饭休息,准备第二天工作。

援藏肝包虫病筛查第十三天

还是像在上个吓夏村一样,早晨醒来,起床,逛村。吴青村呢,看起来比吓夏村要好,村子成个长方形,房子围在一起,中间是村里的小广场,比较规范,另外村里还有一间藏茶室,村子里的常住人口相对较多,这两天还有人开车来收羊毛,有点繁华的感觉,吴青村所在是个小山谷,抬眼一看,大山就在身边,远处的雪山都被挡住了,村旁也有一座小庙,早晨就有人围着庙转圈念经。清晨的风还是有点凉,钻到脖子里,略一转圈进到抓绒衣里,整个人都精神了,阿嚏,真是天凉好个秋的感觉。一会儿没注意,阳光就偷偷的越过山顶洒落到村子里的每个角落,周围的炊烟也跟着升起。回到队委会,筛查小队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起来洗漱,我也打水洗脸刷牙,顺便用水打湿我N天未洗的头,再带上帽子压压发型,吃早饭。早饭过后,休息一会,十点半准时开工。吴青村的牧民老乡陆续赶来,量身高体重,抽血,量血压,到我们这做彩超,最后刷身份证按指纹登记,我和teacher(因为他姓师,比我年龄大,喊老师感觉别扭,索性喊teacher)如果筛查出肝包虫病的话,在登记那还要做特殊登记。忙忙碌碌一天,从上午十点半到下午五点半,中间在下午三点吃了半小时的饭,筛查了220人左右,查出7个肝包虫病患者,有不到20的年轻人,也有60左右的,算是忙了一天的成绩。晚饭后,藏族队友照常每天的功课,跳锅庄,村里的牧民听到音乐也跟着来跳,我照常观看。

援藏肝包虫病筛查第十四天

早晨七点半起床,很羡慕藏族队友,他们能睡到九点起床。起来后没事干,接着转村,离村子不远就是一个牧场,用铁丝网围着,里面见到了几匹马,这几匹马待遇很高,身上围着崭新的被子御寒,不过腿是捆着的,估计怕它们溜号。在远处山脚下是一群牦牛,远远的看过去像是一颗颗黑珍珠洒落在绿色的毯子上,忽然看见一头小牦牛奔跑过来,差点以为是条大藏獒,问过当地牧民,藏獒一般在真正的牧区,村子附近看不着的。依然上午十点半开始,由于昨天做的不少,今天完成了100例,阳性为3例。发现个问题,在做彩超的时候藏族同胞发笑率40%左右,难道藏胞痒痒肉多吗?
今天活干完的早,吃完中午饭,下午两点半往县城返。回县城走的和来时不是一条路,这条路离县城近,据说风光也好。两辆皮卡,一辆依维柯,行走在土山路,一会谷底,一会半山,一会山顶,我们都在车内上蹿下跳的,就这样我依然双手握紧手机在拍照。路上没多远就能看见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湖泊,蓝蓝的,估计从高空看就像是仙女掉落在人间的珍珠项链,这些湖大部分都是咸湖,队友们告诉我,这些水是不能喝的,湖边我们可以见到好多种水鸟起起落落。我们走在谷底的时候,看见半山坡有两头野驴在看着我们,很漂亮,皮非常光滑,也很健壮,突然从旁边杀出一头小点的野驴在车不远处伴随我们奔跑,我开开窗户,冲它龇牙一笑,小野驴脚下一趔趄,扭头往一边跑掉,这一路我们看见野驴,多种水鸟,白屁羊等等。忽然车队在过了一座小桥后停下,大家纷纷下车,看见一条小河蜿蜒而来,藏族同事介绍说这里可以看见很多很多的鱼,我们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河水很清澈见底,可能是时候不对,队友告诉我,有时候能看见鱼群会把整个小河的河面铺满,很漂亮,可惜这次没眼缘。走了大概近两个小时的土路,终于上到了柏油马路,又开了近两个小时,我们终于回到了改则县城,这次因为藏族队员要去职称考试,我俩可能能在县城休整个几天。

援藏肝包虫病筛查第十五天 2017年8月24日 22:14 阿里地区,改则县政府

昨晚我们回到改则县城后换到县招待所,趁着别人去职称考试,我俩开始休整。县里也没人理我们,估计是让我们好好休息,洗洗衣服,换换衣服,理了个发,等待召唤吧。

附检查时常用藏语:
吸气鼓肚子(无迪迪气,或者蜈蚣),平躺(卡嘟妞),右侧身(卡错洛),左侧身(卡怕洛),没事(凯敏度),完事(擦松)。
你好(贡康桑),解开衣服(过啦呀辣子),好啦(只桑),擦擦(藏默契),擦掉(趴起)谢谢(图解切)。吃饭(卡拉索),过去(就啊)。



本文永久链接:http://finance.hesl.cn/w/mulu/15493888.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