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和微博中销售微整形药剂95%系假冒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1 00:46

朋友圈和微博中销售的微整形药剂有95%都是假的

仅有1万名左右医师具备整形美容的资质,剩下十几万名医师正在非法从业

透视我国整形美容行业乱象

DUANG的一下就变美真的靠谱吗?

朋友圈和微博中销售的微整形药剂有95%都是假的

仅有1万名左右医师具备整形美容的资质,剩下十几万名医师正在非法从业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日前在京举办的赴韩整形维权失败案例新闻通报会上通报了近期赴韩整形失败患者维权失败事件,引发广泛关注。事实上,随着这股整形美容风潮越刮越烈,市场上出现了越来越多整形失败的案例,据报道,国内整容整形业兴起近10年来,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毁容毁形的投诉近两万起。

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体更逐渐成为无证医疗美容广告的重灾区。业内人士透露,流通到朋友圈和微博中销售的微整形药剂有95%都是假的,目前在中国仅有1万名左右的医师具备整形美容的资质,而剩下十几万名的医师正在非法从业。整形美容&DUANG的一下就变美真的靠谱吗?

乱象一:

微信微博拉客整容,注射针剂资质难辨

虽然整形风潮越刮越烈,但是正规美容机构动辄几千上万的手术价格却让许多爱美人士望而却步。此时,一些不法商家开始利用微信、微博等新兴媒体发布大量违法整形美容的信息,由于此类微商提供的价格往往比正规医疗美容机构便宜,因此吸引了不少爱美人士。

记者发现,在微博上能搜索到上千名提供微整形的用户,部分用户表示能提供注射针剂的批发,还有部分用户以整形美容医师或者整形美容工作室的身份注册账号,他们的微博中通常都会发布大量整形前后对比照以及注射针剂的照片。

在微信上,记者也发现许多类似店铺。一个名为关心的微信号表示,她是美容院的医师,能提供注射瘦脸针、玻尿酸以及割双眼皮、假体隆鼻等多种美容项目。当记者表示希望注射玻尿酸丰唇时,关心让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西单明珠百货八楼一家美容院。记者看到,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等证件摆在店内角落的柜子顶上,根本看不清楚执照上面的经营范围。

这名医师告诉记者,她临床经验丰富,是这家美容院做注射整形最好的医生,且在正规美容机构至少3000元一针的瑞蓝2号玻尿酸在这里1800元就能注射。当记者提出想要看注射用玻尿酸产品时,她一再推脱,等你确定要注射前,我们会给你看,不过这些产品都是从韩国、美国进口的,上面全部是韩文或者英文,你也看不懂。她强调,美容店已经经营十年以上,许多消费者都是回头客和熟客带来的,你相信就在这做,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当记者离开时,还有新的顾客找上门。

国内一家整形美容平台更美APP的创始人CEO刘迪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审批通过的微整形药剂供货商只针对医疗机构销售,可以说流通到朋友圈和淘宝中销售的药剂有95%都是假的,最好的‘假货是国外走私来的‘水货,除了因为运输保存等原因导致药性不太稳定外没有很坏的副作用。刘迪说,但现在还有部分贪图利益的商家用国家明令禁止的奥美定当玻尿酸注射给客人。

长沙华美诺德医学美容医院院长向才锦告诉记者,市面上注射最多的肉毒素,其实属于毒麻药类,需要严格的管理措施,只有具备资质的大型医院才能进货,并且对开处方的医生和进货后的管理都有严格的规定。但现在随便一家美容院都打着能够注射肉毒素的广告。

乱象二:

医疗资质傻傻不分,无证越界行医普遍

记者了解到,美容分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两类,而注射美容属于医疗美容范畴,生活美容只能做洁面、护肤这种普通的护理类美容。然而事实上,现在市面上许多毫无资质的美容院也在悄悄进行着医疗美容。

湖南省常德市市民李小姐告诉记者,湖南常德市高山街一家名为瑞丽的美甲店就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他们只带在店内做指甲的熟客去打针,在确定一些顾客有整形需求后,会把她带到旁边的居民楼上进行注射。李小姐说,自己问过这家店的店员,得知这只是一家美甲店,根本不具备做医疗美容的资格。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常委、北京医学会整形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生马勇光告诉记者,在中国做整形手术需要整形场所和执业医生都具备相关资质。只有正规卫校毕业且具备执业医师资格证和医师资格证的专业医师才有资格为顾客进行整形美容治疗。马勇光说,卫生部于2009年底组织印发的《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中将医院资质分为四个等级,再依据手术难度和复杂度及可能出现的医疗意外和风险大小将美容外科项目也分为四级,不同的项目根据级别不同只能在具备相关资质的医院中进行。

马勇光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在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注册的正规整形美容医师只有2700多人,此外,据我们估计,在各个地方通过当地卫生主管部门核准的具备美容外科执业资质的医师大约只有六千到八千人。马勇光说,但事实上真正的从业人员却远不止这个数。

目前市面上许多美容机构打着韩国医生来中国进行手术的幌子欺骗消费者,对此,马勇光表示,各地方对于外籍医生来中国执业都有自己的规定,以北京为例,如果外籍医生要具备到北京行医的资格必须要通过外国医师在京短期行医资格考试。该考试由北京大学医学部主办,每年有2次考试机会,且该考试通过后取得的证书有效期只有一年。据我了解,每年参加这个考试的外籍医生十分少,而去年通过考试的韩国医生只有一人。马勇光说。

乱象三:

整形美容价差巨大,微整形培训机构泛滥

记者调查发现,我国整形美容行业鱼龙混杂、乱象丛生,除了部分美容医师和美容机构无证行医外,整形美容巨大的价差也早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刘迪表示,除了部分整形美容机构的进货渠道不一造成价差巨大外,现在整形市场的价格有50%以上的钱是用来作为渠道和销售费用的。

这些钱也没落到医院或医生手里,全都被用来砸广告或者买客户。比如整形医院很大一块客流是美容院带来的,美容院给整形医院介绍一个客人,医院要给美容院的分成,平均高达这个客人消费额的50%以上。刘迪说,而客人进入整形医院后,还有一层服务叫咨询师,也就是整形医院的sales,咨询师也会得到销售额10%到20%的分成。

此外,一些微整形培训机构称可以为学员提供面部整形理论和注射填充技术等培训,学员经过短时间培训后取得机构颁发的资格证就直接上岗。但业内人士表示,这些资格证并不被正规的医疗整形机构承认。

马勇光说,在美国,认证整形美容外科医师的学会只有美国整形外科学会一家,由它负责设置门槛,组织整形外科医生进行认证考试。但在国内,缺乏成文的整形美容医师准入机制,除了在培训和资质认证上比较权威的中华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两家,其他培训机构不计其数。这些机构的教学水平参差不齐,学生来历鱼龙混杂,严重阻碍行业的规范化发展。马勇光说。



本文永久链接:http://finance.hesl.cn/w/mulu/15455440.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