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卡求生”成行业常态台州健身业能否破“怪圈”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04 05:09

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沉重的工作压力之下,如何保持一个强健的体魄成为不少都市白领所关心的话题。最近两年,随着健身热潮兴起,参与健身的人数不断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健身俱乐部数量增长达20%以上。

  同样在台州,人们对于健身的意识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如今,广场舞和夜跑已经不能满足台州人对于健身的需求,大批渴望拥有健康的体魄的台州人,选择在夜色之下涌入健身房。记者发现,眼下市面上定位不同的健身房越来越多,一派欣欣向荣的态势。但拨开笼罩在其上的光彩,看到这个行业的另一面,却有颇多欲说还休的无奈。

  排队挤着进健身房,健身热在台州兴起

  近年来,健身已成为台州人喜爱的一项休闲活动。有的选择三五成群在市民广场上随节奏律动起舞;也有的喜欢独自一个沿着人行道跑步或慢走。而更多的台州人,已经不满足于这些简单的运动方式。

  10月8日晚上7时许,外面下着雨,但在台州经济开发区学院路的跨世体育健身中心内却是人声鼎沸。跑步机上、健身车上、动感单车上,都能看到一个个矫健身影挥汗如雨。据估计,到场的人数高达200余人次。不过,在跨世体育的负责人黄振瀚看来,这个数字并不算什么。“今天下雨人来的不多,我们这儿平均每天晚上都有300人次的,高峰期甚至还得排队入场。”黄振瀚说。

  无独有偶,台州力佳美国际健身俱乐部教练部经理罗子雄也说,今年选择来健身房健身的人群要比去年翻一番,“每天入场300到350人次。台州人的健身意识要比其他同等级城市强。”罗子雄表示。

  “台州夜跑、夜走的人群非常庞大,说明大家对于健身的需求量很高。”黄振翰也说。而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把健身的重心往健身房转移,时下正是健身消费的转折期。台州市健身运动行业协会秘书长俞叶飞告诉记者,这两年,台州人对于健身,特别是专业的健身需求很大。“健身不只是中青年人的事了,眼下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健身房锻炼身体,年龄结构不断往两极发展。”俞叶飞说,针对老年人的康复健身和少年的体能训练已经走进寻常人家。

  不断转手,健身产业被会员卡提前消费围城

  健身产业蓬勃发展的表象下,却是亟待转型的传统模式本身。据相关机构的数据统计,三年间国内健身房数量以近20%的速率递增,而这些年,台州健身房的数量却近乎无增无减。业内人士表示,传统模式下,不断被转手的健身房透支了产业的活力。

  近年,有关于健身房的负面消息不绝如缕。早在2012年,本报就曾报道一家“领驭健身俱乐部”失踪跑路事件。近一点的还有2014年椒江的金仕堡健身房老板跑路事件,致3000多位会员退款无门。在外界看来,健身房的开业和倒闭已成为一种行业常态。

  记者了解到,目前健身房主流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会员年卡+私教。因为健身房前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用于装修、添置器材,来钱快的会员年卡就成为健身房主要的盈利点,绝大多数健身房也都是依靠着赚这些“快钱”挺过来的。

  而实际上,办了健身年卡的会员,有很大一部分人群仅仅属于冲动消费,一年可能都去不了一两次健身房。所以,有些健身房开始不断用低价、优惠等手段诱使顾客购买时效更长的卡,消费者会为了冲动消费付出更高的价格,健身房也能在开业不久就回笼大量资金。但是,没有后续的流动资金,意味着健身房时刻走在倒闭的边缘。

  2014年发生的椒江金仕堡事件就是特别经典的一个例子。该健身房前几任老板以低价销售出大量年卡甚至终身卡,聚拢大量资金后转手,彻底透支了健身房的流动资金来源。勇做“接盘侠”的老板,眼看没有资金难以为继,自然卷铺盖走人。

  价格战愈演愈烈,健身产业深陷办卡漩涡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台州全域会员数量达到1000~2000人区间的健身房在60家左右。“三区内规模上的健身房数量这几年都没有大的变动,一直维持在13家到15家左右。”俞叶飞告诉记者。为何加入健身行列的人越来越多,健身房数量却无明显变化,难道健身生意吃不香?对此,业内人士称,传统的营销模式可能是束缚产业发展的绊脚绳。

  黄振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规模上健身房需要租用一处1500平方米的场地,台州市区内平均租金为20元一平方米(如果地段优良,租金很可能翻倍),这样算下来,每月房租就得3万元起。而装修费用,则视装修程度不同,为一年30多万元,平摊到每个月3万元。再加上,器械的折损费用3万元,每月水电费1.5万。这样一算,单单基础设施成本,每个月就得投入10.5万元,这还没加上人工成本、培训、宣传等多项软件方面的支出。 “我们之前做过核算,一间普通规模上健身房每月平均收入15万元,才算保持盈亏平衡。”黄振瀚说。

  市面上很多健身房的收入远未达标。“按照正常的1200元年卡,也就是每月收100元计算,会员至少要达到1500人以上。”黄振翰说,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不少健身房通过压低价格来提高销售量,年卡价格往往不足千元,六七百元就能买到一张。这样一来,至少得收进3000个会员,于是健身房便陷入了死循环。“年卡价格战透支了一间健身房所剩无几的盈利空间。”

  且不论健身房能否收足3000人,实际运作中,过高的人数对于健身房的接待能力就是一大考验。按照一个会员一周两次的频率,那么一个健身房平均每天要服务将近855人次,按1500平方米算,每个人只有不到2平方米的活动空间,而且运动器械和教练都有限,无法给如此庞大的人群提供服务。“接待能力追不上会员数,晚上排长队健身,服务质量下降,消费者对健身房行业颇有怨言。”俞叶飞说。

  价格越做越低,行业越做越烂。有业内人士称,传统模式下滋生的恶性竞争已把健身产业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看着热闹吃不香”、“资金链一断就跑路”,靠低价冲量竞争上位的产业还能走多远?

  专业化、重服务,健身房转型迎新生

  四面楚歌、祸起萧墙,台州的健身房行业该如何从困境中脱身?服务和专业成为不少健身行业人嘴边的热词。

  罗子雄表示,价格战已无作用,提高服务意识对于健身房至关重要。“降价只能说让短期业绩上升,但长期来看有弊无利,所以我们一直都不做低价促销。”罗子雄说,主动投身价格战的漩涡注定将健身房逼进穷途末路,“我们健身房器材是国际最新款,一台跑步机就要4万元,而且健身房每年都要投入大量资金对教练进行专业技术培训。健身房要想活下去肯定得讲究品质至上。”

  “我们的经营模式正从依靠办卡盈利往靠私教课程盈利转型。”黄振翰说。原先健身房运作模式,消费者是花钱单独请私教,健身房从中抽成,健身房与教练相对独立,当私教从健身房离职时会带走大量会员,这便造成不少健身房不敢完全依仗推销私教盈利。另外,私教专业不对口、健身效果不佳,也将直接影响健身房的口碑。“我们现在推荐消费者购买课程,而不是请教练。”黄振翰说。据了解,该健身房的课程将由多名教练负责指导,这样消费者在分摊费用省了钱的同时,还能享受到更专业的指导。

  俞叶飞也说,要将健身房产业从中低端消费区域引导回中高端消费区域。“台州健身人群的年龄正在往两极发展,未来少年、老年健身会是不小的市场。”俞叶飞说,如果健身房能够放开价格战,走专业化路线,将会越走越开阔。



本文永久链接:http://finance.hesl.cn/w/mulu/15452661.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